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繁荣

世界的繁荣

 
 
 

日志

 
 
 
 

政治经济学讲座第十二讲地租  

2010-12-07 16:03:39|  分类: 学而习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经系教授——杨干忠

以前我们分别考察了产业资本,商业资本和借贷资本等资本的具体形式,以及与这些资本相适应的剩余价值的具体形式——产业利润、商业利润和利息等。现在要考察另一种资本形式,即农业资本。农业资本经营的对象是土地。农业资本家也只能从土地所有者那里租到土地,才能雇佣农业工人进行经营。因此,土地所有者必须要和农业资本家共同瓜分农业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土地所有者得到的那部分剩余价值叫做地租。研究地租就是要揭示土地所有者、农业资本家雇佣工人所结成的经济关系,这一讲准备讲解四个问题:一、资本主义土地所有制和资本主义地租;二、级差地租;三、绝对地租;四、垄断地租和土地价格。

一、资本主义土地所有制和资本主义地租

任何一种地租都是以土地所有权存为前提的,地租不过是土地所有权在经济上的实现。在不同的所有制

下存在着不同性质的地租。要了解资本主义地租,首先就要了解资本主义土地所有制。

在资本主义农业中,土地所有者占有大量的土地,但不从事经营,农业经营活动是由农业资本家租进土地所有者的土地雇佣农业工人进行的。土地所有权完全同农业经营相分离,并且、同人身依附关系相分离,这是资本主义土地所制的典形特征。在这种土地所有制下,农业中就出现了土地所有者、农业资本家和农业工人三个阶级的对立。

资本主义土地所制是在封建社会末期,由封建土地所有制和个体农民土地所有制演变而来的。由于各国的具体条件不同,这一演变过程和农业中的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是不同的。

列宁把这种不同的道路概括为两条:

一条是普鲁东式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封建地主经济并不是一下子被废除,而是通过某些改良的办法逐步演变成资本主义经济。农奴为了免除封建义务,被迫向地主交纳大量续金;同时还把原先耕种的大部分土地交还给地主。而地主则在自己的土地上组织资本主义农厂,雇佣农业工人进行经营。这条道路使大量农奴制残余继续保持下来,所以它是一种改良的道路。由于封建地主经济演变为资本主义经济,当时在普鲁士表现的比较典型,所以它叫普鲁士道路。

另一条是美国式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封建地主经济被资产阶级革命彻底摧毁,土地制度被改良以后,小农经济在农村经济中占了优势。后来,随着农村经济迅速分化,小农经济逐渐被资本主义经济所代替,由于这条道路彻底消灭了封建地主经济,所以它是一种革命的道路。由于美国农业中的资本主义就是按照这条道路发展的,所以它又叫美国式的道路。

 资本主义地租是建立在资本主义土地所有制基礎上的,因而,它的性质上和内容都不同于封建土地所有制为基礎原封建地租。资本主义地租同封建地租的区别有四点:(1)两种地租存在的前提是封建土地所有制和超经济的强制,既农民(农奴)对地主的人身依附。这种地租体现着地主对农民(农奴)的封建剥削关系。资本主义地租存在的经济前提是资本主义土地所有制,这种地租体现的是土地所有者和农业资本家共同瓜分农业雇拥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的关系,这种关系是纯粹的经济关系。

(2)两种地租的来源及其地租量在劳动者全部劳动成果中所占的比重不同。封建地租来源于农民(农奴)的剥削,地租占去了(农民(农奴)的全部剩余产品,甚至还占去了一部分必要劳动或必要产品。资本主义地租则来源于农业雇拥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地租量直占农业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即等于农业资本家所得利润以上的余额。

(3)两种地租的形态不同。封建地租有劳役地租、实物地租和货币地租三种形态,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最能反映封建社会特征、而且存在时间最长的地租是实物地租;而资本主义地租只有极差地租和绝对地租两种形态,并且都以货币形式缴纳。

(4)两种地租在社会经济中地位和作用不同。在封建社会经济中,地租是居于支配地位的剥削形式;而在资本主义经济中,占支配地位的剥削形式不是地租,而是利润。

从上述的对比中可以看到,资本主义地租是由农业雇拥工人所创造的而为农业资本家交给土地所有者的那部分剩余价值,其数量是超过平均利润的余额。资本主义地租按其产生的原因和条件,区分为极差地租和绝对地租。下面分析极差地租。

二、级差地租

在资本主义农业中,农业资本家向土地所有者租种土地而交纳地租是有级差性的,优等地租要高于中等

地的地租。中等地的地租又要高于劣等地的地租,为什么地租会有级差性呢?级差地租产生的原因和条件又是什么呢?

在考察级差地租时,首先要假设农产品与工业产品一样是按照生产价格出售的,只有这样,农业资本家才能获得平均利润。农业资本家交纳的地租直能超过平均利润的超额利润,即农产品的社会生产价格与个别生产的价格的差额。那些租种交好土的地农业资本家,由于拥有交好的生产条件,从而具有较高的生产率,他们的农产品个别生产价格自然要低于社会价格,因而获得了超额利润。就这一点来说,农业部门与工业部门是相内似的。但农业中这种超额利润又同工业中的超额利润有所区别:

(1)工业中超额利润是暂时的、不稳定固的。因为工业中一些企业拥有先进的技术和设备不可能长期保持下去,在竞争中这些先进的技术设备很快就会被推广,从而使原来拥有先进技术和设备的企业获得超额利润的消失。而农业中的超额利润则是一种经常稳固的现象,因为农业中经常的生产资料是土地,而土地的数量是有限的,谁先租种了较好的土地,谁就获了这种土地经营的垄断,就使这个农场之间的竞争受到一定的限制。所以,那些租种了较好的土地的资本家得天独厚,能长期保持生产上的优势,从而能比较稳固和持久地获得超额利润。

(2)工业中的超额利润,只有那些先进的企业才获得。而农业中的超额利润,不仅租种优等地的资本家才能获得,而且租种中等地的资本家也能获得。这是因为,对土地经营的垄断,使农产品的社会生产价格不能由农业中的生产条件和中等地的生产条件来决定,而是由劣等地的生产条件来决定。如果农产品的社会生产价格由中等地的生产条件来决定,那末,租种劣等地的资本家就会由于不能获得平均利润而放弃经营。可是有限的优等地和中等地以被别人垄断,他如果不经营劣等地,就只好将资本转移到别的部门中去。这样,在其它条件不变时,由于劣等地退出耕作,必然会使农产品减少,而导致价格上涨。这种价格上涨一直到经营劣等地也能获得平均利润,从而使劣等地重新加入耕作为止。正由于农产品的社会生产价格由劣等地的个别生产价格决定,而那些垄断了优等地和中等地经营的资本家的农产品个别生产价格经常低于社会生产价格,所以就能稳定持久的获超额利润,并以此向土地所有者交纳级差地租。

由此可见,级差地租只不过是经营优等地和中等而获得的、归土地所有者占有的超额利润。这种地租是同土地等级相联系的,所以叫做级差地租。级差地租产生的条件是土地的优劣不同、从而单位面积产量不同。如果土地没有优劣的差别,单位面积产量都一样,那就不会是个别生产价格和社会生产价格的差额和超额利润,从而也就形成极差地租。但是,不同土地优劣的差别,只是产生极差地租的条件和基础,而不是产生极差地租的原因,更不是产生极差地租源泉。产生极差地租的原因是土地的有限性引起的经营垄断。如果土地的数量是有限的,而且优等地也象工业的先进的设备一样可以任意增添,那就不会产生的资本主义经营垄断,农产品的生产价格就不会让劣等地的生产条件来决定,经营优等地和中等地的资本家也就不能经常地获得超额润,级差地租也就无法交纳,级差的生产与土地私有权无关,土地私有权只是使土地中的超额利润转归土地所有者占有的原因,而不是级差地租产生的原因。

关于级差地租产生的?列宁曾作过精辟的说明:“一种是土地经营(资本主义的)垄断。这种垄断是由于土地的有限性产生的,因此是任何资本主义社会的必然现象。

这种垄断的结果使粮食价格取决于劣等地生产条件,来决定对优等地的投资,或者说,生产率较高的投资所带来的额外剩余利润,则构成极差地租。级差地租的形成与土地私有制毫无关系,土地私有权只是使土地占有者可能从农场主手中取得这种地租。(1)

关于级差地租的源泉,决不象庸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所说的的那样是由土地生产出的,是“自然的恩赐”。级差地租只不过是农业中的超额利润,所以,它只能源于农业工人的剩余劳动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因为耕种优等地和中等地的农业工人的劳动是一种具有高生产率的劳动,从而是加强的劳动,这种劳动能创造超额剩余价值。

马克思说:“地租不是来自土地,而是……来自投入土地的劳动”。(2)

级差地租二形态

由于极差地租形成的条件不同,级差地租又分为第一形态(级差地租I)和级差地租第二形态(II)。级差地租的I各个等量资本并列的投入不同的地块而具有不同的生产率的结果,这种结果是由于土地肥沃程度不同或者土地距离市场的远近不同而产生的。等量资本投在优等地和中等地上,可获取较高的劳动生产率,其产品的个别生产价格便低于劣等地的产品个别生产价格,而农产品是按照劣等地决定的社会生产价格出卖,这就使经营优等地和中等的农业资本家获得数量不等的超额利润,从而构成地差地租I。假定有三块面积相同而肥沃程度不相同的土地,投资都是100元,平均利润都是20元,但粮食产量不同,甲等地产粮6 担,中等地产粮五担,丙等地产粮四担。每块土地的全部粮食生产价格都是100元+20元=120元,但由于每块土地的产量不同所以每块土地的单位产品即每担粮食的个别生产价格就不同了,甲地都是120/6=20元,中等地是120/5=24元,丙等地每担是120/4=30元。在市场上,每担粮食都是按照丙等地所决定的社会生产价格出售,其结果丙等粮食每担30元X4=120元,除开100元的生产投资只得20元的平均利润,没有获得超额利润。中等地粮食卖得30元X5=150元,除开投资100元、平均利润20元以外,还获得30元的超额利润。优等地粮食卖得30元X6=180元,除了投资100元和平均利润20元外,还获得60元的超额利润,由此而形成的级差地租I。

形成级差地租I还同土地距离市场远近有关。在肥沃成度相同的土地上的等量投资,产量相同,但由于土地距离市远近不同,距离市场较近的土地,产品运到市场的消用较少,农产品的个别生产价格就低。距离市场较远的土地,产品运到市场的费用就多,农产品的个别生产价格就高。前面以经讲过,农产品的社会生产价格由劣等地决定,这里包括由距离市场远近来决定。如果农产品的社会生产价格由离市场的远近的土地来决定,则耕种土地的资本家就能得到平均利润,而租种距离市场最近和较近的土地的资本家,就可以得到超额利润,这种超额利润行成级差地租不I。

级差地租II是由于对同一块土地的连续追加投资,各次投资的生产率不同而形成的。我们假定农业资本家在劣等地上最初投资100元,生产粮食四担,平均利润是20元,没有得到超额利润,不能形成极差地租。现在进一步假定农业资本家在这块土地上追加投资100元,平均利润仍是20元,但生产粮食变成五担全部产品的个别、生产价格是100元+20元=120元每担粮食的个别生产价格是120/5=24元每担粮食的社会生产价格仍然是30元,追加投资就获得超格利润150-120元=30元,这30元的超额利润形成级差地II。再假定对该土地又追投资100元,产粮6担,按上面的方法计算,可以获得30元X6-120元=60元的超额利润,形成极差地租II。不管是劣等地、还是中等地、和优等地,只要追加投资的劳动生产率高于劣等地的劳动生产率,就会获得超客利润,这个超额利润如产生在租约缔订之后,那末,在租约规定的租期内便归租细资本家占有。一旦租期届满重订租约时,或者把土地另租给他人时,土地所有者就会考虑到追加投资所提供的利益而提高地租。于是,这个超额利润的部分或全部地以地租形式归土地所有者占有。因此,租佃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之间总要围绕租期的长短而开展斗争,这种斗争的实质就是争夺追加投资所带来的超额利润。这种斗争促使农业资本家在租约有效期内尽量的侵夺地力,造成土地的日趋贫劣。这就暴露出资本主义农业不合理性和局限性。农业的集约经营,即用曾加投资的办法来提高农业产量,须然具有进步的作用,但确受到土地私有制的限制和破坏。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土地合理应用是不可能的。

级差地租的两种形态存在着内在的联系:首先,从历史上看,级差地租的I是级差II的基础和出发点。在资本主义初期,可开垦的土地比较多,农业的技术水平还比较低,这时的农业多为粗放经营,而且当时能够投入的农业的资本比较少,农业生产的发展,主要靠扩大耕地面积,因此,产生的主要是极差地租I。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城市和工业对农产品的须求不但增长。其次,从每一个时期来看,级差地租II也要以级差地租I为基础,因为级差II的形成也要以土地的肥沃成度和位置差别为条件,追加投资能否提供级差地租II,要取决于投资的生产率同劣等地投资产率的差别。如果投资的生产率高于劣等地投资的生产率,则追加投资就能提供级差地租II。

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为了替资本主义辩护,掩盖资本主义矛盾,总是编造种种谬论,所谓“土地肥力递减规律”就是这些谬论中的一种。按这一“规律”,每次投入土地的追加劳动和追加资本所带来的产品数量不是相应的曾加,而是递次减少。这一论断无论在理论上和实现上都是错误的。事实上,追加投资一般都是同采用新技术、采用新的农业机器设备相联系的。所以追投资并不一定引起产品的递次减少。在一般情况下,它会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使产量增加。

正如马克思指出:“只要处理得当,土地就会不断改良。土地的优点是,各个连读投资能够带来利益,而不会使以前的投资丧失作用。”

(3)从世界的农业发展可以看出,土地肥力变化总趋势并不是递减的,随着农业技术的发展农业生产率不断提高,土地的肥力也在不断提高。如果说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土地肥力出现某种递减现象,那也不是什么“土地肥力递减规律”在起作用,而是资本家滥用土地和侵夺地力的结果,是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只要消灭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就可以消除这种现象。

三、绝对地租

前面我们讲过,劣等地不提供级差地租。但是,在土地私有制存在的条件下,农业资本家不论租种优等地还是劣等地都必须向土地所有者交纳一定的地租。土地所有者凭借着土地私有权垄断所获得的地租叫做绝对地租。

既然土地所者对出租仍何一块土地都要收取地租,而租种劣等地的资本家,既要获得平均利润,又要交纳绝对地租,那末,绝对地租是从那里来的呢?这只是一种可能,那就是农产品不是按照劣等地决定的社会生产价格出卖,而是必须按照高于这一社会生产价格的市场价格出卖,只有这样,农业资本家才能在获得平均利润的同时,才能获得一个余额作为绝对地租交给土地所有者。农产品能不能经常按照高于社会生产价格的市场价格出卖呢?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与价值规律相一致。

就象马克思所说的:“我必须从理论上证明的唯一的一点,是绝对地租在不违犯价值规律的情况下的可能性。”(4)为了说明绝对地租的来源,就须要对农业中的资本有机构成进行分析。

在资本主义发展相当长的时期内,由于种种原因,农业的发展比较缓慢,农业的技术装备水平低于工业,所以,农业资本的有机构成一般也低于工业资本的有机构成。在剩余价值率相同的情况下,农业的利润就要高于工业的利润率,等量资本所获得的价值量,农业也要比工业多。假定工业资本的平均有机构成是80C:20V,剩余价值率100%,100元的资本带来20元的剩余价值,假定平均利润是20%,每100元的平均利润是20元,那末,工业品的价值和生产价格都是120元。又假定农业资本的有机构成是60C:40V,剩余价值率是100%,100元的资本带来的剩余价值就是40元,农产品的价值是100元+40元=140元。要据等量资本获得等量利润的原则,农业资本家只能获得与工业资本家相等的利润,即100元资本获得120元的利润,因而农产品的生产价格也是100元+20元=20元。农产品的生产价格低于农产品的价值。农业产品按照价值出卖,农业资本家就能获得20元的平均利润,同时还可以获得20元的余额,这个余额就行成绝对地租。可见,绝对地租只不过是农产品价值和生产价格之间的差额。

农业产品为什可以经常按照高于生产价格的价值出售呢?也就是说,农业中创造的剩余价值为什么不参加整个社会利润平均化呢?原因应于农业中存在着土地私有权的垄断,这是与工业不同的。在工业中,各个部门之间的竞争、资本在各个部门之间的转移,使资本有机构成不同的部门的利润率趋于平均化。从而使工业品按照生产价格出卖。而在农业中,土地私有权的垄断虽然完全不能避免竞争和资本在工、农业之间的自由转移,但确成为资本向农业转移的严重阻碍。这种阻碍就是:任何资本家要投资于农业,即是在最劣等土地上投资也必须要向土地所者交纳地租。正因为要交纳地租,就妨碍农业与工业之间行成共同的平均利润,从而使农产品必须按照高于生产价格出卖。由此可见,农业资本有机构成低于社会资本的平均构成,是绝对地租形成的前提条件,绝对地租形成的原因则是土地私有制的垄断。绝对地租不过是农产品价值的一部分,所以它的来源是农业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

绝对地租产生于土地私有制的垄断,与土地优劣无关。所以,优等地、中等地、劣等地都要交付绝对地租,而且所交的绝对地租量也应一样多。优等地和中等地之所以交付更多的地租,是因为在交付的地租量中包括了级差地租。

前面的分析,只是提出了绝对地租量等于农产品价值与生产价格的差额,但还没有分析绝对地租量的变化情况。由于农产品也同其它商品一样,市场价格总要围绕它的价值上下波动,市场价格可以高于、等于或低于它的价值,从而使地租额可以大于、等于或小于它的价值,绝对地租就可以超过价值和生产价格的差额。但这种情况不会是经常的,否则这种地租就不是绝对地租而变成垄断地租了。当市场农产品供求一致时,农产品的市场价格就等于它的价值,绝对地租就会小于价值和生产价格的差额。否则,农业资本家就不会租种土地了,因为当农产品价格跌到价值以下时,如果地租量不小于农产品价值和生产价格的差额,农业资本家得不到平均利润,从而他也就不在租种土地了。此外,绝对地租量的变化,要受农业资本的有机成变化的制约。按照上面的假定,如果工业资本有机构成不变,当农业资本有机构成由60C+40V提高到70C+30V时,农产品的价值就从140下降到130,绝对地租由20下降到10;反之,如果农业资本下降到50C+50V时,农产品的价值应由140上升到150,从而绝对地租也就相应的由20提高到30。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农业、落后的工业,农业中的资本有机构成低于工业中的资本有机构成的情况在发生变化,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些发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实现了农业现代化,农业生产的专业化和社会化也有了一定的发展,在这个基础上产生了一些大型的农业联合企业或农工商联合企业等现代资本主义农业企业新型式,从而使农业的有机构成有了很大提高。在有些国家,农业资本的有机构成以经接近或超过工业资本的有机构成,例如美国,(按一九五八年的价格计算)每个从业人员平均生产所用固定资本,农业从一九四0年2833美元增加到1968年14077美元,而同期工业中的加工工业则由8138美元,增加到10486美元。在这种情况下,绝对的地租是否还存在呢?当然,由于农产品价格以经等于甚至低于生产价格,原来的含意的绝对地租,即由农业产品价值高于生产价格和差额所形成的绝对地租消失了。

关于这种情况,马克思早以预见到了,他说:“如果农业资本配搭平均构成等于高于社会的平均资本配搭构成,那末,上述意义上的绝对地租……就会消失”。(5)但在这些发大资本主义国家,目前任然存着土地私有权的垄断,不可能设想,租种土地所有者的土地而不交纳绝对地租。绝对地租还是要交的,不过它以在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地租了。那末,这种绝对地租的来源什么呢绒?有人说,这种绝对地租来自于农业产品的垄断价格。这种说法究竟对不对呢?不对,因为从论理上说,农产品可能形成经常的垄断价格,而在现实生活中,农产品又是呈现下降趋势。所以,农业资本的有机构成是提高到同工业资本的有机构成相同或更高的条件下,绝对地租不能来自于垄断价格。这时绝对地租只来自于农业资本家和一部分利润和农业工人工资的部分扣除,在目前的一些发大的资本主义国家里,农场主相当一部分纯收入要来自于国家的补贴。由于绝对地租要从工资中扣除,所以绝对地租量不会很大,这就导致农业中租佃关系宿小,土地所有者和土地经营者合为一体的现象日益增多。

关于上述情况,马克思早以作出了预言:“如果在一个国家,农业资本的构成与非农业资本的平均构成相等,情况就不同了,……这样一来,土地所有者只好自己耕种这些土地,或者在租金的名义下,把它的租佃者的一部分利润甚至一部分工资括走”。

(6)但是还应该指出:目前在资本主义世界大多数国家中,农业发展水平仍然落后于工业。对这些国家来说,马克思的绝对地租理论,仍然有着重要的现时意义。

四、垄断地租和土地价格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除了级差地租和绝对地租这两种基本地租形态外,还存在着垄断地租。垄断地租就是由垄断价格产生的超额利润所构成的地租。这种地租产生的条件是某块土地具的特殊的自然条件,从而生产出某些名贵而又稀少的产品。垄断经营这种土地的人,就可以按照高于产品价值和生产价格出卖产品,从而获得超额利润, 种超额利润构成垄断地租的实体。可见。垄断地租产生的原因,是对具有特殊的自然条件的土地的资本主义经营垄断。垄断价格超高,超额利润也就越多。

正如马克思所指出:“垄断价格即不是由商品的生产价格决定,也不是由商品的价值决定,而是由购买者的需要和支付能力决定。”

(7)上述超额利润的产生与土地的私权无关,土地私有权只是决定这种超额利润转化为垄断地租,归土地所有者占有。垄断地租的来源是全社会劳动者创造的一部分价值。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土地所有者除了凭借土地私有权获得大量的地租,还可以通过出卖土地获得巨额收入。原始土地是自然的,并非劳动产品,它本身是没有价值的。但在商品经济最发大的资本主义社会,一切被占有的东西都可以成为商品,土地作为私人财产,也可以成为买卖的对象,具有价格。土地因为没有价值,所以土地价格并非土地价值的货币表现,而是资本化的地租。也就是说,土地价格等于这样一笔资本的价值,如果把它存入银行和借贷出去,每年获得的利息收入相当于这块土地的地租收入。用公式表示:土地价格=地租-利息率。可见,土地的价格等于地租的大小和利息率的高低,土地价格同地租额成正比例,同利息率成反比例。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土地价格有上升的趋势,其原因在于:(1)地租额日益增加;(2)利息率存在下降的趋势。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所有发大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出现土地价格上涨。

学而习之

                                                                卧龙

                                                                                                                                         2010-12-6

  评论这张
 
阅读(7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