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繁荣

世界的繁荣

 
 
 

日志

 
 
 
 

马克思和恩格斯诞生  

2011-11-04 11:47:52|  分类: 学而习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说史讲座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经济系教授——沈 志 求

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历史概念   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开辟了政治经济学说史上一个崭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四个组成部分,其它几个部分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以及科学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这四个重要组成部分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马克思主义四个重要组成部分不是同时产生的。如列宁所指出:“在1848年以前,马克思主义哲学行成特别突出,在五十年代和六年代,马克思的经济学特别突出。”(1)列宁的这个论断、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产生和发展的历史过程。

我们不打算按照系统的形式来阐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这是政治经济学这门课程的任务。我们所要考察的是马克思恩格斯所制定的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如何萌芽和产生的,并如何逐渐丰富和发展起来的。因此,我们所要探讨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产生的历史过程。下面我们将这个历史过程作简略叙述。

一、马克思和恩格斯最早著作

卡尔*马克思(一八一八年——一八八三年),出生于普鲁士莱茵省特利尔城的一位律师的家庭。一八三五年马克思进入波恩大学,翌年又转入柏林大学。他所学的专业是法律,但研究的最多的是历史、哲学,他在当时以致力于研究黑格尔的著作,而对“政治经济学,他还一无所知”(2)。大学毕业时他提出了一篇阐述古代希腊德漠克利克和伊壁鸠鲁哲学的学位论文,这篇论文还持着黑格尔唯心主义观点。他在柏林参加过青年黑格尔派(布鲁诺*鲍威尔等人)的小组,这派人想从矛盾的黑格尔哲学中作出无神论和革命的结论。一八四一年四月马克思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并打算在彼恩大学担任讲师。但当时普鲁士政府推行反动政策,把进步教授驱逐出大学,这使马克思确信:进步的、批判的思想在普鲁士大学无容身之地。因此,他选择了从事政治新闻工作的职业。他从一八四二年起就为《莱茵报》撰稿,同年十月担任了该报的主编。该报是依靠进步的资产阶级活动家的支持,于一八四二年一月在科伦创办的。在马克思的影响下,该报越来越具有浓厚的革命民主主义的倾向。

马克思利用《莱茵报》的篇幅,展开了反对社会压迫和奴役的斗争。他最初发表在《莱茵报》上的文章完全属于政治法律问题,根据恩格斯后来的回忆,他“曾不止一次地听到马克思说,是他对《林木盗窃法》和摩塞尔河地区农民处境的研究推动它由纯政治转向研究经济关系,并从而走向社会主义,”(3)

一八四二年十月和十一月的《莱茵报》上连续刊载了马克思的论文《第六期莱茵省议会的辩论(第三篇论文)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

这是由如下情况引起的:在过去长期内、莱茵省的一些森林被看成是农村公社的财产,农民认为自已有权力在那里拾取林木的充分权力。地主们利用他们在莱省议会中占有的多数席位,要求通过一项法律:凡是农民没有得到地主的允许而在森林中拾取林木,就要按照盗窃罪惩罚。

马克思作为一位革命的民主主义者,坚定的站在贫穷阶级这一边,并从法律上阐述了关于所谓的盗窃林木的问题。他认为,既然贫穷的农民在许多世纪以来都使用林木,当然习贯权力在他们这方面,而这种习贯上的权力要比法律上规定的权利要有力量。

马克思把私有者的利益与穷人的利益对立起来,指出:“我们为穷人要求习贯要力……习贯权力按本质来说只能是这一最低下的、备受圧迫的、无组织群众权利”。(4)至于“贵族的习贯权利”,则“是固定的不法行为”(5)。马克思还认为:包括莱茵省议会在内的国家权威由于采取了有利于林木占有者的法律,所以就“使国家权威成为林木占有者的奴仆”(6)。

但是,马克思在这篇论文中还没有摆脱黑格尔关于法和国家的唯心主义观点,因为他仍然从法和国家这个永恒的观点出发,把国家和法看成是正义和理性的化身。因此,马克思须然作出了法和国家是保护占有阶级利益的结论,却认为这种情况是违犯法的本质,不符合法的真正“法的原则”。尽管如此,马克思通过对林木盗窃法的研究,看到了社会各阶级利益的对立,并宣称自已所捍卫的是穷人的利益。

在《莱茵报》上曾经刊登过该记者的两篇通讯,描述了摩塞尔河沿岸酿酒农民难于忍受的被圧迫被奴役的情况。莱茵省总督沙培尔对这些通迅进行了攻击,并否认报纸所揭露的事实。因此同时,马克思代替《莱茵报》记者在一八四三年一月在该报上发表了《摩塞尔记者的辩护》一文,对沙培尔进行了反驳。马克思在他的文章中引证了关于摩塞尔河沿岸农民收支的详细计算材料,肯定了摩塞尔河沿岸地区农民贫穷状况的结论,断定摩塞尔农民贫穷的原因不应当在国家管理机构的活动范围之外寻找,而应当在这个范围之内去寻找。

他把国家机关的构造看成是祸害的根源,指出劳动群众的困苦状态证明:国家机关是不符合现实的,即是反动的。因此,马克思在讨论摩塞尔农民处境问题时,尖脱的批判了普鲁士国家对劳动群众的掠夺和奴役。

《莱茵报》革命民主主义倾向被反动报刊攻击为遇弄共产主义,因此,马克思写作了《共产主义与奥格斯堡(总汇报)》一文进行反驳。马克思在这篇文章中还没有直接声明自已拥护共产主义,但认为共产主义“是法国和英国目前极端重要的问题”(7),“现在一无所有的阶级要求中等阶级的一部分财产,这是事实……是曼彻斯特、巴黎和里昂大街上注目的事实。”(8)可见,马克思还在自已最初的政治活动中以看到英国和法国的工人运动。但是,他认为自已的知识还不允许在共产主义问题上表达肯定性的意见,因为共产主义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科学问题,需要加以全面的研究和从理论上加以深化的论证。

《莱茵报》和革命民主主义倾向及其威信的增长吓坏了普鲁士政府,它对报纸进行了严挌的检察,并终于通过了一项决定:从一八四三年一月一日起封闭《莱茵报》。但马克思在主编《莱茵报》的活动中同经济关系、同广大劳动群众物质生活状况的直接结触,以及要对面临共产主义问题发表意见,对他的思想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列宁说:马克思在《莱茵报》上发表的文章说明,他“已从唯心主义转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转向共产主义。”(9)

如果说,马克思是逐渐的从政治、法律转向政治经济学的研究。那么,恩格斯则在他的活动初期巳经关注工业、商业和工人阶级的状况问题。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一八二0——一八九五年),诞生于普鲁士莱茵省的巴门市。他的父亲是一位资本家。一八三七年恩格斯还没有从中学毕业就被送到他的父亲在巴门设立的营业所去当办事员,翌年又被派到不来梅他父亲的朋友所开设的贸易公司去工作。恩格斯自从来到不来梅时起,就刻苦的进行自学,并开始在精神世界发生了广泛的兴趣。他努力钻研文学,也密切的关注当时关于哲学和神学的批判。

恩格斯在1839年发表了一篇最初的政论性的作品,即《乌培河谷来信》。他在文章中对乌培河流域上的爱北斐特和巴门(这两个城市当时被称为乌培河谷)的工厂工人和手工业者的贫困状况作了描述。他怀着深切的痛情,叙述了资本主义工厂对工人的有害影响。

恩格斯认为:劳动群众的贫困和其它一些苦难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工厂主的“胡作非为”(10)。他对工厂中普遍使用童工表示了极度的愤概。他谴责工厂主为了贪得无厌的目的,残酷剥削童工。

恩格斯在他的文章中,对自已生活于其中的那个阶级采取了否定的态度。他用十分厌恶的笔调描写了巴门商人的生活和精神世界的极端贫泛和空虚。因此,恩格斯背弃了自已所属的那个阶级,认为资产阶级决不是能负担得起改造德国社会关系的政治力量。但是,他在当时还没有转到无产阶级这一边,而只是一位热情的民主主义者。

在不来梅期间,恩格斯开始研究黑格尔著作。他在一八四一年春由于服兵役而到柏林。他时常离用空暇时间去柏林大学旁听,与青年黑格尔发生联系,并更加注意哲学了。一八四二年秋,恩格斯服满兵役后回到巴门不久,就被他的父亲命令去曼彻斯特,在他父亲有股份的纺织公司做实习营业员。他还在柏林期间,就以同《莱茵报》建立联系。当他一八四二年一月赴英国途中经过科伦时,拜访了《莱茵报》的编辑部,并初次会见了马克思,当时他们两个人还没有取得意见上的一致。

恩格斯到达英国后,对英国的社会生活进行了细致的观察和研究,并给《莱茵报》寄了许多通迅。这些通迅表明,他巳经注意到当时英国日益尖锐起来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他在一篇通迅中以这样一个问题开始:“在英国发生革命是可能的吗?”(11)他的回答是:英国的工业造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阶级,这个阶级日益成长,并日益深刻地“意识到了用和平的方式进行革命是不可能的,只有通过暴力削灭现有反常关系,从根本上推翻阀门贵族和工业贵族,才能解善无产者的物质状况。”(12)因此,到英国后逐渐行成了关于要用革命手段来改造社会关系的思想。并看到了无产阶级是担负完成社会革命使命的社会力量。

但是,恩格斯当时还没有完成由民主主义者到共产主义者的的转变,因为他在一八四三年末发表于英国欧文主义者的机关报《新道德世界》上的一篇文章《大陆上的社会改革运动的进展》中,在这样一种想法:他把德国人描写成为“哲学民族”,并认为他们通过自已特有的“哲学”道路达到共产主义。

恩格斯当时事实上认为:在德国存在着有教养的、有产者阶级中间建立共产党条件。他把德国的青年黑格尔看成是这种“捍卫共产主义党”,即哲学的党(13),他说:“还在一八四二年秋天,党的某些活动家就以巳得出结论说,光是执行政治变革是不够的,并且宣称,只有经过以集体所有制为基础的社会革命,才能建立符合他们抽象原则的社会制度。”(14)在所谓的德国捍卫共产主义的哲学党中,恩格斯提到了马克思的名字,并认为自已也是这个党的成员之一。因此恩格斯还在一八四三年就巳声明自已以转向共产主义,但这种共产主义还不是明确的、模糊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