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繁荣

世界的繁荣

 
 
 

日志

 
 
 
 

人民有“起义”的权力  

2011-12-05 08:59:31|  分类: 学而习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节 洛克哲学家

洛克的哲学和社会国家学说是十八世纪启蒙思想的先导,对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有很大影响。

洛克是英国革命后期(从王朝复辟到1688年政变后的一个时期)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思想代表。恩格斯指出:“洛克在宗教上就象在政治上一样是1688年阶级妥协的产儿。”(《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485页)

约翰*洛克(1623——1704)出生在一个律师家庭,受教于牛津大学,研究哲学、物理学、化学和医学,结识了著名的科学家波尔义和牛顿,曾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1667年洛克到安东尼*艾希利勋爵(即后来的沙夫茨伯利伯爵)家中作政治顾问兼家庭教师。寄寓达十五年之久。

沙夫茨伯利对王室抱有反对情绪,后来成为辉格党领袖。洛克同伯爵关系密切。由于受到王党迫害,洛克于1683年追随沙夫茨伯利伯爵之后逃亡到荷兰。1688年政变后回国,在新府中担任要职。作为执政辉格党的理论家,洛克写很多有关政治、经济和哲学的著作,其主要哲学著作是《人类理智论》(1960年)、《政府论》(1989)等。

洛克在反对封建神学的斗争中,发展了培根和霍布斯的唯物主义哲学。他在哲学史的主要贡献,在于论正了培根关于观念和知识的起源于感性世界的基本原理。制定了一个经验论的认识论体系。他的哲学基本倾向是唯物主义,但是正如马克思所说:洛克的感觉论还有一道“神学的藩篱”。

批判天赋观念论,肯定认识来源于经验

当时、剑桥的伯拉图主义者和大陆的神学唯心主义都宣杨武赋观念论为宗教教条和神学作辩护。天赋论者的一个主要“论据”是所谓“普遍同意说”。他们断言宗教、道德、数学和逻辑中一般观念和原则是人们所普遍同意的,这就表明他们是上帝赋予人心的。洛克在驳斥他们时指出:根本就不存在所谓全人类同意的原则,例如儿童和白痴就不知道这些一般观点和原则。有关宗教和道德观念的原则各个民族不一样,甚至在同一个民族内部各人之间也不一样。天赋论者的理论前提——上帝观念,也不是人人都有的,无神论者、就没有这种观点。

事实既然如此,哪里有什第天赋的普遍同意的观念和原则!天赋论者狡辩说:儿童须然不知普遍原则,可是这些原则潜在他们心中,等到儿童会应用理性时,就会把这些潜存的原则发现出来;或者等到儿童长大成人后,别人一提出这些原则他们就会立即同意的。

洛克提出:这种“潜存说”,或“直接同意”说都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无论对于儿童和成人来说,要撑握一种数学、逻辑的一般原则,都要经过一个学习过程,先知到一切特殊的原则,然后才知道一般原则,否则是不知道那些普遍观念原则的,可见它们不是天赋的。

洛克根据大量事实材料,通过认识论的细致分析,给予天赋观念论以有力的驳斥。自此以后神学唯心主义在也不能原封不动向人们宣杨这套谬论了。

洛克在反对天赋观念论的斗争中,肯定了经验论的原则。他指出,人们的知识不是先天就有的,人的心灵本来就是一张白纸和一块“白板”,在它上面并没有任何标记,那么,各种观念和知识是怎样写到那张白纸和那块白板上的?进如人的心灵之中呢?洛克明确的回答说:“我们的全部知识是建立在经验上面的,知识归要到底都是来于原于经验的。

对经验的理解   洛克在简述观念来源时,把经验分为两类:对外部事物的感觉、和心灵内部活动的反省。他把人们对外部事物的感觉称为“我们所具有大部分观念的这个具大源泉”。他还指出:知识是在感觉能力发展之后产生出来的,并且是感觉材料的基础上进行的。这表现了对于经验主义理解。但是,他在说明反省的作用时,把他的感觉相提并论,同样作为观念的一个来源,并断言反省“和外物毫无联系”,从而断定脱离外物的“自我”、“精神”的存在,并由此推论上帝的存在。显然,这是对经验的唯心主义观点也是对神学的唯心主义让步。

洛克在关于第一性的质和第二性的质的学说中,进一步说明他对于外部感觉经验的理解。与此相联系,他表述了机械唯物主义自然观。

洛克依据牛顿力学,继承霍布斯关于自然物体的基本观点,认为自然界是物体的总和,物体由微粒构成。物体的基本性质是广延、形状、运动和静止等,他把这些性质称作物质的第一性的质,并且认为关于第一性的质的观念是对于物体性质的真实反映,是真正的“肖象”。显然这是唯物主义反映的观点。

他在解释色、声、味等性质的观念即他所谓第二性的质的观念时,也是从机械唯物主义出发的。他指出,第二性的质的关念也是由外界物体的原因引起的,这原因在于物体微粒子的广延、形状、运动先所产生的某种“剌激力”。就是说,他把色、声、味等多样性质本身的客观性,断言这些性质完全是依赖感官的。他在谈到火与光和热的性质时写到:“我们如果没有适当的器官,来接受在视觉和触觉上所起的印象,而且我们如果没有一个心同那些器官相连,从火或来日的印象,接受到光和热的观念,则世界上便不会有光和热”(《人类理解论》,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第353页)。同样,他断言,人们所见到的黄金的黄色不在金内,太阳的光和热不是由太阳发出的,等等。因此他认为第二性质的感觉观念,不是对于物体性质的反映,不是“肖象”。这样,罗克对色、声、味等性质及其感觉观念的理解上,就偏面的夸大了主观的方面,而否定了其客观的基本内容。这就产生了从唯物主义向主观唯物主义转化的端倪。

论证一切观念和知识来源于经验  罗克通过对各种观念(复杂观念、关系关念、一般观念)的分析,断言一切观念都是以最简单的观念为基础和材料而构成的,断而得出观念最后都是来自于经验的结论。

洛克认为,一切知识都是表明两个观念之间是否契合一致的关系;这种关系共分为四类,即同异、关系、并存和实际关系存在。代表知识的全部类型的一切命题,都是说明两种观念之间的联系,因此知识不能越出我们所有的观念范围。而一切观念都归结为简单观念,也就是说,归根结底是由经验的途径获得的。因此,一切知识来源于经验。

就这样,洛克详细的论证了培根关于观念知识来源于经验世界的基本原则。在这个论证中,洛克事实上把全部知识(包括理性思维)归结为感性经验,抺煞了理性思维,和感觉经验的质的区别,表现了经验论片面性。

在洛克这一论证中,运用了一种形而上学的分析方法。他把知识分为观念,把观念分析为简单观念,他断言简单观念是“不可在分的”,是构成的知识固定不变的、最单纯的感性要素。他认为知识是表明这种感性要素之间的外部关系。“各种观念彼此似乎都是没有必然的联系。”(《人类理解论》第550页)可见洛克在他对观念和知识的分析中,把观念和知识都看成是固定不变的、静止孤立的东西。

这样,洛克继培根之后把当时科学流行的静止、孤立的分析事物的方法和习惯搬到、哲学之中,开始成了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

关于知识的等级和界限  按洛克的说法,既然知识是对两个观念之间是否符合一致的知觉,那么,人们知觉两个观念间符合一致的途径,不外直有深索、推理和感觉这三条途径,从而把知识划分三个等级,即直觉知识、推理知识和感觉知识。直觉知识最高、最确实可靠,推理知识次之,感沉知识最低。洛克对知识等级这一划分显然是受了笛卡尔的影响,是对唯理论观点的让步,或者说是吸取了一点唯理论的思想。

在关于知识的界限问题上,由于洛克局限于感性知识的界限之内,断言人们只能依靠经验得到一些“虚浮的”表面的现象,“至于事物的内在组织和真正的本质,则我们是不知到的,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达到这种知识的功能”(《人类理解理》第二百八十六页),这样,由于它割裂了现象和本质,把认识局限在经验现象界限之内,从而倒向了不可知论。由此推论下去,洛克断言“科学的知识终久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同, 上书641页)。

总之,洛克的经验论的基本倾向是唯物主义的,维护科学的;但是他又对神学唯心主义作了让步,对科学产生了怀疑。

抽象的人性论和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学说

洛克把产阶级自私自利的本性和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说成是“人类自我保存的本性”,是普遍的“人性”。在此基础上,他制订了关于社会国家的学说。

在论述国家的起源问题时,洛克也是采用“自然状态说”和“契约说”。不过他所谓的“自然状态”跟霍布斯的说法有差别。按洛克的说法,国家产生以前的“自然状态”并不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状态,而是人人平等和平自由的状态。但是,由于利已的“人性”,有的人违犯“正义”的原则,侵犯别人的权力,因而造成对个人生命财产威胁。他说,这种情况就迫使人们相互订约,建立国家。

因此,“人们在联合成为国家和置身于政府之下的重大的和主要的目的,是保护他们的财产。”(《政府论》下篇,商务印刷馆版第77页)

洛克主张君主立宪政体,并提出政府分权原则。他认为国家的权力可以分为:立法权、执行权、对外权;立法权是最高权力,归属资产阶级和新贵族所控制的最高议会;后二种权力则属于国王。

洛克提出“人民的权力”,还提到人民有“起义”的权力。就是说,如果统者违背了缔约的目的,侵犯了人们不可转让的自然权力他们有权反抗,直至另立新的统治者。

洛克在这里讲的“人民”实际上是指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因而他的这种说法是为1688年政变作辩护的。他把这次政变后建立起的资产阶级国家说成是“公正的制度”并宣称任何人的行为如果导致破坏“公正的社会制度”,那么就是“滔天罪行的元凶”。这样,他就否定了人民众群有推翻和反抗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统治的权利。

洛克的哲学和社会国家学说是十八世纪启思想的先导,对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有很大影响。在哲学的认识论方面。由于洛克经验论思想的矛盾性,因此他的影响也是很复杂的。18世纪欧洲许多唯心主义者、唯物主义者、都从洛克的“经验”出发:巴克莱遵循主观主义路线走向唯我论;狄德罗、爱尔维修等人则遵循客观主义路线走向比较彻底唯物主义;动遥于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之间的休谟,则从洛克经验论中得出不可知论的结论。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