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繁荣

世界的繁荣

 
 
 

日志

 
 
 
 

北魏都城洛阳  

2011-03-15 10:12:59|  分类: 学而习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岳 庆 平

北魏自公元三八六年建国(重建代国),到五三四年分裂为东魏、西魏,前后的主要都城有两个:一是北魏前期的都城平城(今山西的大同),一是四九四年以后的都城洛阳(今河南洛阳市东)。都于平城时期的北魏,只是我国北方若干个民族政权之一。至公元四三九年,北魏统一了整个北方。四九四(太和十八年)迁都洛阳。洛阳则成为我国北方当时的政治经济中心。

洛阳本是东汉、曹魏和西晋的都城。西晋未年和十六国时期,洛阳长期遭受战争的破坏,城垣倾颓,宫殿坍塌,人烟稀少。北魏将国都迁来之后,洛阳城在魏晋基础上重建,规模超过魏晋时期,为“东西二十里,南北十五里。”宫殿集中建在旧城中部稍偏西北的宫城里。今金村以南,俗称“金蛮殿”的地方,还保存着南北六十米东西一百米的高地,这应是北魏主要的宫殿的台基。宫城外东则主要是官署所在地,西则建有许多佛寺。主要居民区在洛阳城外,方三百步为一里坊。里坊密集外设有工商业区,全城总户数一度达十万九千余户,今日明都洛阳又程现出昔日的繁盛的景象。《洛阳伽蓝记》记载:梁朝将领陈庆之曾评论说:“自晋、宋以来,号洛阳为荒土,此中谓长江以北,尽是夷耿。昨至洛阳始知衣寇士口不能传。所谓帝京翼翼,四方之则。”(卷二《城东》)

北魏盛行佛教,先后在大同云岗和洛阳龙门多处开凿石窟,并在洛阳全城修建塔寺。宣武帝建瑶光寺、景明寺和永寺;胡太后建永临寺、秦太上君寺;诸王、外戚和贵族也争相继建寺。杨衒之《洛阳伽蓝记》一书主要记述了当时洛佛寺的穷极富丽情况。如记载城内永宁寺:“人九层浮图一所,架木为之,举高九十丈,有刹复高十丈,合去地一千尺。去京师百里,巳遥之见。”(卷一《城内》)塔上有金铎一百二十枚,金钉五千四百枚,僧房都用珠宝锦绣装饰。“至于高风永夜,宝铎和鸣,铿锵之声闻及十余里。”(同上书)又记城南景明寺:“山悬堂观,光盛一千余间。复殿重房,交疏对霤,青台紫阁,浮道相通。虽外有四时,而内无寒署。房檐之外,皆是山池。竹松兰芷,垂列阶墀,含风团露,流香吐馥。至正光年,太后始造七层浮图一所,去地百仞。是以邢子才碑文云:‘俯闻激光,旁属奔星’是也。庄(妆)饰华丽,侔于永宁。金盘宝铎,焕烂霞表。”(卷三《城南》)根据史载,迁都后仅二十多年-洛阳寺庙就占民宅三分之一,。到北魏未期洛阳佛寺林立,多达一千三百六十七所。大量寺院的修建,耗费了人力和物力。

洛阳的工商业址十分发达,西阳门外大市之东有通商和达货二里,内之人多以工巧和屠贩为生;市西有退酤和治觞二里,里内之人多以酝洒为业;市南有调音和乐律二里,里内之人多以奏乐、讴歌为业;市北有慈孝和奉终二里,里内之人多以出卖棺椁或出租载运棺柩为业。此外,还有准财里或金肆里,是富人居住区。“凡此十里,多诸工商货列之民。”(卷四《城西》)洛阳城东还上高里,里内之人多以制造瓦器为业。洛阳的水碾水硙业也很发展,《魏书 崔亮传》:“(崔亮)及为仆射奏以张方桥东,堰谷水、造水碾磨数十区,其利十倍,国用便之。”《洛阳伽蓝记》卷三《城南》:“(景明寺)磡硙春簸,皆用水功。”

上述西阳门外的大市,“周回八里”,商贾云集,货源充足,是洛阳的商业中心。除大市外,城阳宣阳门外也以货物齐全著称,据说天下难得之货,都集中在这里。洛水之南的四通市是卖鱼场所,“伊、洛之鱼,多于此卖,士庶须脍,皆诣取之,鱼味盛美。京师语日:‘洛鲤伊鲂,贵于牛羊。”(卷三《城南》)城南归正里,“三千余家,自立港市,所卖口味,多是水族,时人谓鱼商市。”(卷二《城东》此外,还有马市、小市等等。洛阳没有市令,撑管贸易和税收,上述盛况,对比“魏初至太和,钱货无所周流”(《魏书 食货志》的萧条景象,巳不可同日而语。商业的发大,使许多“资财巨万”的大商人相继出现,其中以刘宝最为富有。他的“舟车所通,足迹所履,莫不商贩焉。是以海内之货,咸萃其庭,产马铜山,家藏金穴。宅宇踰制,楼观出云,车马服饰,似于王者。”(卷四《城西》)

洛阳还是国际贸易市场,中亚、西亚诸国的商人“乐虫国土风,因而宅者,不可胜数。是以附化之民,万有余家。”(卷三《城南》)日本和朝鲜半岛的高句丽、百齐、新罗诸国,经常派遣使者、商人到洛阳来。南朝和边境少数民族也常有人在洛经商定居。北魏在洛阳设立了四夷馆和四个里,以接待来洛的客人。从中亚、西亚诸国来的居于崦嵫馆,三年之后,则居于慕义里,从日本、高句丽、百齐和新罗诸国来的人,居于扶桑馆,三年之后,则居于慕化里;从南朝来的人,居于金陵馆,三年后,则居于归德里。洛阳的对外贸易,主要设市来管理。

洛阳还住着大批鲜卑贵族和汉族官僚地主,他们侵扰百姓,穷奢极欲,“擅山海之富,居山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夸竞,”(卷四《城西》)其中,高阳王元雍和河间王元琛堪称典型。元雍“贵极人臣,富兼山海,居止第宅,匹于帝官。白殿丹槛,窈窕连亘,飞檐反宇,轇轕周通。僮仆六千,妓女五百,隋珠照日,罗衣从风。自晋以来,诸王豪侈,未之有也。”(同上)元琛“常以高阳争衡”,“常会宗室,陈诸宝器,金瓶银瓮百余口,瓯檠盘盒称是。自余洒器,有水晶钵、玛瑙体、琉璃碗、赤玉悒数十枚,作工奇妙,中土所无,皆从西域而来,又陈女乐及诸名马,复引诸王按行府车,锦复珠玑、冰罗雾糓、充积其内。绣、缬、䌷、绫、丝、綵、越葛、钱娟等,不可数计。”元琛曾恬不知耻的对章武王元融说:“不恨我不见石崇,恨石崇不见我!”(同上)

北魏的民间伎艺相当活跃,洛阳经常办百戏表演。每年四月四日,长秋佛像便被抬出“辟邪师(狮)子导引其前。呑刀吐火,腾驤一面;踩童上索,诡谲不常。奇伎异服,冠于都市。像停之处,观者如堵,迭相践跃,常有死人。”(卷一《城内》)昭仪尼寺,“伎乐之盛”,(同上)可与长秋寺比美。四月七日,城中各寺一千余躯佛皆集中于景明寺。四月八日释迦诞辰,各寺佛像按序秩进入宣阳门,在阊闔宫前接受皇帝散花。“于时金花映日,宝盖浮云,幡动如林,香烟似雾。梵乐法音,聒动天地。百戏腾驤,所在骈比。”(卷三《城南》)节日之外,王候贵族也经常观看百戏,瑶光、禅虚等佛寺曾作过百戏表演的临时场所。

北魏未年,胡太后撑权,统治集团内部为争夺统治权而相互残杀,政治腐败。后北魏分裂为东魏、西魏。东魏都于邺(今河北临漳),西魏都于长安。东魏西魏长期争战,洛阳再次残破不堪。武定五年,(公元五四七年),杨衒之重游洛阳,只见“城郭崩毁,宫室倾覆,寺观恢烬,庙塔丘墟,墙被蒿艾,巷罗荆棘。野兽穴于荒于阶,山鸟巢于庭树。游儿牧竖,踯躅于九逵;农夫耕老,艺黍于双阙。”(同上书《原序》)今天,古洛阳城内的宫殿台阁早以荡然无存,可是从北魏开始开凿的龙门石窟却任然雄伟壮丽地壁立在这座古城之南,敦煌石窟、云冈石窟并被荣为中国石刻艺术的三大宝库。

卧 龙

                                               学而习之

                                                                                                              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