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繁荣

世界的繁荣

 
 
 

日志

 
 
 
 

文学艺术理论  

2011-10-18 11:08:26|  分类: 学而习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要把典型化与类型化及公式化、概念化区别开来

本来,典型化与类型化及公式化、概念化是完全对立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初学者或往往把典型化与类型化混为一谈曲解了典型化,或视、典型化为公式化、概念化的同意语,而鄙视典型化这都是不对的。

把典型与类型化混为一谈的错误,是有着历史的渊源的。在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之前,许多人都把典型理解为类型。公元前一世纪罗马著名的诗人贺拉斯就认为,儿童、少年、成年、老年各种不同年龄的人,都有固定不变的特征,文学作品就是要把不同类型的人的特征写出来。十七世纪的新典型主义理论家波瓦洛在《诗的艺术》中也说:“写阿伽曼侬就该写他的骄骞和自私,写伊尼就该写他对天神敬畏之情。凡是写古代英雄都应该保存其本性。”这就是说,某一类人物的性格都是固定的,你写这一类人物就得按这一类人物的性格来写。既然人物性格分了类型,那么写法就有了固定的格式。可见,类型化最主要的特征是脱离丰富多彩的实际生活,按照一个固定的模式塑造人物,根本忽视人物的个性。后来,狄得罗、歌德、黑格尔、高尔基等都否定了这种作法,强调一定要表现出人物的个性来。所以,我们决不能把典型化与个性化混为一谈。

把典型化视为公式化与概念化的同义语,则是有现实原因的。十年动乱中,“四人帮”一方面煞有介事地叫喊文艺创作要坚持典型化的原则,而另一方面又在理论上肆意歪典型化原则,创作上确背离典型化的原则。他们反对塑造艺术型象要生活原型,极力推行根本违反艺术规律的所谓“三突出”原则。结果,公式化、概念化的东西充斥文坛,使广大群众大倒谓口。因而,不少没有学过艺术理论的同志,特别是一些年青的同志,往往产生错觉,把典型化与公式化、概念化相视之。这是一个多么另人遗怖的历史误会啊! 我们知道,公式也好,概念化也好,其基本特征都是脱离丰富多彩的实际生活,违背艺术规律。概念化是用抽象有说教代替生动鲜明的艺术的型象的创造。凡是概念的作品,其艺术型象充其量不过是某种观念、意图的“单纯的传声筒”而以。公式化则是按照某一固定不变的模式进行创作。无论设置事件、组织矛盾,还是刻画人物,、描写环境,都可以不顾作品所具体的反映生活内容,而都要纳入预定的框框之中。由此看来,我们也决不把公式化、概念化与典型化等而视之。

从以上所述,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典型化与类型化、公式化及概念化相比,有以下两个明显的特点:

第一,典型化必须以客观的实际生活作基础。我们知道,文学是社会生活的反映,只能以客观的现实生活为其唯一的源泉。因此,一个作家要创造典型形象,或具典型艺术型象,就不能脱离丰富多彩的客观实际生活,就不能没有客观的实际生活作作基础。所谓型化,鲁迅一再指出:典型是一点也不能离开生活原型的。典型化只不过从分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概括、提炼,使创造出来的艺术型象具有更广泛、更深刻的意义罢了。

他说:“艺术的真实非即历史的真实,我们是听到过的,因为后者必有其事,而创作则可以缀合,抒写,只要逼真,不必要有其事也。然而他所据以缀合,抒写者,何非社会上的存在,从这些目前的人、目前的事、加以推断,使之发展下去,这便好向豫言,因为后来此人,此事,确也正如所写。”(《徐懋庸》《鲁迅全集》第10卷,第198页)鲁迅的这段话正强调了典型化是不能脱离客观实际生活的,典型是不能凭空创造出来的。鲁迅笔下Q,是一个高典型化的艺术型象。鲁迅在谈到Q形象创造过程中说,“阿Q的影象,在我心目中似乎已有了好几年”,“殊不知Q的模特儿,却在别的小城市中,而他也实在、正在给别人捣米”,“在上海,从洋车夫和小车夫里面,恐怕找出他的影子来,不过没有流氓样,也不象瘪三样。”甚至连Q头上戴的那种黑色的、半圆型的、将帽边翻起一寸多的毡帽,鲁迅也是有生活根据的,绝不是随意编造的。鲁迅说,“只要头上戴上一顶瓜皮小帽,就失去了Q”。(参看《阿Q正传的成因》、《出关》的“关”。《寄(戏)周刊编者信》)

作家进行典型化,当然还应该有进步的思想作指导,因为这有利于作家对生活的本质的把握。但是必须明确,作家生活的本质和规律的揭示又必须建在自已对生活的观察和独特理解的基础之上。

我们以经知道,典型化对生活的本质规律的揭示,不是赤裸裸的真接说出来,是通过“个别”、“现象”、“偶然”形态的艺术形象“显示”出来的。因而,作家所认识到的生活本质和规律一定是自已深刻的观察和独特见解的结果,而不是某个现成的理论概念。譬如,某位作家通过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对生活的某一本质有了认识,这无疑有利于他进行创作。但是,当他实际创造时,是决不能满足于从政治理论学习中所获得的现成的结论的。他必须亲身深入到生活中去,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观察、体验。这样,他对社会的某些本质、规律的认识就不在是干巴巴的理论条条,而是活生生的,有着作家自已的个性的东西。如果我们把通过学习政治理论而获得的认识比作一根光秃的骨头的话,那么,作家建立在自已对生活的深刻观察、亲身体验基础上、对生活而深刻独到的认识,则是带着血与肉的骨头。典型化过程中,作家的内容不是给既有的政治内容选配、裁制一件合括的外衣,而是要自已到生活中发现、采取新颖的政治内容,同时也段造这一内容所应有形式。艺术家不是传授某种理论信条的商贩,而是以其独特的方式观察和思索社会问题,同人民一起不断地探索真理的思考者、探索者。

第二,典型化过程中个性化占有重要的地位

如果说,没有充分的共性,不能反映生活的某些本质和规律,就不能成为艺术典型的话,那末,没有独特、鲜明、生动的个性,同样不能成为艺术典型。典型,首先应该有独特、鲜明、生动的个性的。

用恩格斯称选黑格尔的话来说:它首先应该是“这一个”。在艺术欣偿活动中,欣偿者正以“这一个”为起点,开始自已的审美认识过程。欣偿者正是从那似乎呼之欲出的个性形态身上,得到感情上的激动,进而在智理上引起思考,由表及里、由浅入深,逐渐认识到艺术典型所包含的社会生活的某本质和规律;同时,也得到赏心、悦目、怡神的美的享受。

诚如以上所述,艺术典型必须首先应该具有独特、鲜明、生动的个性。因此,个性化在典型化过程中,就不能不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马克思和恩格斯谈到艺术问题,特别是人物塑造问题时,曾一再强调“精确的个性描写,”反对将“个性”、“消溶在原则里去”;要求“更如萍士比亚化”,反对“席勒式的把个人变成时代精神的单纯的传声筒”;要求“把各个人物用更加对立的方式彼此区别和更加鲜明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340、344、453、454页)。

列宁说:“在小说里的全部关键在于个别的环节,在于分析这些典型的性格和心理”(《列宁论文学与艺术》二,第711页)。

歌德说:“理会个别,描写个别艺术的真正生命。”(《歌德谈话录》,见《西方文论选》上卷第463页)。

黑格尔说:“艺术所应该做成的事,不是把它抱光磨平,成显这种平滑的概括化的东西,而是把它的内容加以独特化,成为有生命的东西。”(《美学》第1卷331页)

这此理论家、作家、论述都说明了必须通过个性化,突出艺术形象的个性,艺术形象才会变得真实、可信、充满生命的活力。因此,是重视个性化还是根本忽略个性化,就成了典型化与类型化及公式化、概念化的重要分野。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