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繁荣

世界的繁荣

 
 
 

日志

 
 
 
 

2012年07月04日  

2012-07-04 08:22:26|  分类: 学而习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徐吉升

(节选)讲解《恩格斯致康施米特》(1890年10月27日)十九世纪末,资产阶级学者保*巴尔特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进行了歪曲和攻击。康*施米尔特在一定程度上赞偿巴尔特的观点,并征求恩格斯对这个问题的意见。

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为了揭露巴尔特对马克思主义的攻击和歪曲,恩格斯曾多次给施米特写信。这封给施米特的回信,在肯定经济发展对上层建筑起绝对作用的前题下,着重论述了国家权力、法、哲学、宗教等上层建筑诸因素的相对独立性及其对经济发展的反作用。学习这封信,主要撑握以下几个问题:

(一)生产和商品贸易以及两者与金融贸易的辩证关系

恩格斯写道:“经济的、政治的和其它的反映同人眼中的反映是完全一样的,它们都通过聚光镜,因而都表现为倒立的影像——头足倒置。”天需要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使它们在我们的观念中正立起来。恩格斯致所以首先指出,观察金融市场的科学方法,一是应施米特的请求而写,二是为论述后面的问题服务。

在说明观察金融市场之后,恩格斯指出了生产和商品贸易以及两者与金融贸易的关系:“生产归根到底是决定的东西”。但产品贸易一旦离生产本身而独立起来,它循着本身所固有规律运行,并反过来对生产发生反作用。金融市场也是如此。它是由商品贸易决定的。但金融贸易与商品贸易一分离,就具有自已的相对独立性,具有自已特殊的规律和阶段。它对生产具有更加强烈的反作用。

(二)国家权力的产生及其对经济的反作用

恩格斯首先从分工的角度讲了国家的产生的必然性。这与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国家的起源》中从私有制和阶级斗争的须要讲国家产生的实质上是一致的。从总体看,私有制、阶级和国家的出现是三次社会大分工的必然结果。

关于国家权力相对独立性和反作用,恩格斯指出:国家象商品贸易和金融贸易一样,总的说来是尾随生产运动的。但它一经产生就有相对的独立性,并反过来对生产的条件和进程发生影响,这样,就形成了两种力量之间的相互作用:

一方面是经济运动的决定作用,它必然会对自已开辟道路;另一方面是由经济造成的、一经产生便有了相对独立性的政治运动的反作用。

政治运动的反作用:第一是指国家权力的反作用。第二是指与国家同时产生反对派的运动的反作用。“在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斗争中也反映出先前存在着并且在斗争着的维护国家安全与危害国家安全的斗争。“这个斗争同样也是头足倒置地、不再是直接地、而是间按地、不是作为阶级斗争、而是作为维护作各项政治原则的斗争反映出来,并且是这样头足倒置起来,以致须要经过几千年人们才能把它们识破。”

就是说:国家权力与反对派之间的斗争,本来是敌对的阶级因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结果,但是这种斗争往往不是直接表现为维护各个阶级经济利益的斗争,而是表现为维护各种政治原则的斗争。

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性况就是如此。但是,千百年来,由于剥削阶级故意跨大这种表面现象,加上认识能力的局限,使人们对社会历史一直不能作出正确的解释。直到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创立之后,才真正的把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辩证关揭示出来。

关于国家权力对经济经基础的反作用?恩格斯分别从国内和国外两方作了具体论述。他指出,国家权力对国内经济发展的反作用可能有三种。同时,国家权力还有对外国侵占和粗暴的毁灭经济资料这样的情况。这是指剥削阶当权而言。

政治与经济的对立统一

总之,国家权力的反作用是巨大的。“如果政治权力在经济上无能为力,那么?我们为什么要为无产阶级的政治专政而而斗争呢?暴力(即国家权力)也是一种经济力量!”

因为,不仅政治权力是经济的表现,而且政治与经济是对立的统一,在一定意义上说:二者互为因果,互相作用、互相转化。

法是统治陛级意志的表现

(三)法、哲学、宗教等意识形态的相对独立性及其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

法是统治阶级意志的表现,是统阶级执行统治的重要工具。它最直按的反映了统治阶级利益。一定的法是一定的经济关系理论表现,它与国家权力一样,但由一定的经济关系决定的。它一经产生就有一定的独立性。

恩格斯以资产阶级的法为例作出了说明:在“现代国家”即资产阶级的国家中,法一般反映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要求;另一方面“还必须是因内在矛盾、自已推翻自已的、内部和谐一致的表现”。

就是说:在整个资产阶级法的体系之内,必须保持“和谐一致”,不然,就不成其为一个国家的法了,为了达到法内部的“和谐一致”,法对“经济的忠实反映便日益受到破坏。”“法典愈是很少的把一个阶级的统治鲜明地、不加缓和地、不加歪曲的表现出来。这种现象就愈是常见:这或许以经犯了‘法观念’”。因为,资产阶级立法的目的, 是为了保护资产阶级的经济利益,但是资产阶级考虑到各个阶级力量的对比和意向,为掩盖自已的剥削,在把经济须要、播译成法语言、的时后,往往就不那么赤祼祼的了,而是加上一些掩盖其阶级本质的东西,很少把资产阶级的经济利益鲜明地、不加缓和地、不加歪曲地表现出来。这样,表面上看来,好象是违犯了“法观念”,其实、确更有利于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

由经济关系所决定的法原则一旦产生出来,就积极的反作用于经济发展。它可以承认否定某种经济的合法性,允许和不允许其存在。所以,人们在追求经济利益时,一般说来、首先要考虑这种活动是否合法?

恩格斯以英、法两国的继承权为例,具体的说明了法对经济的反作用。资产阶级的法学家因此而认为,它是凭着先验的法律原则来活动的。并由此认为:法律形式就是一切。而经济内容则是什么都不是。是法律决定经济,而不懂得法律原则只不过是经济的反映而巳。这样在资产阶级的法学家眼里,法与经济关系被头足倒置了。

关于哲学与宗教的相对独立性:恩格斯首先指出了哲学与宗教的两种特点。其一,哲学和宗教是“更高的悬浮于空中的思想领域”。这与《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讲的哲学和宗教是“更高的即更远离物质以济基础的意识形态”是一个意思。其二,哲学和宗教都有含有史前的荒谬内容,如灵魂、魔力等虚假观念。

之后,恩格斯重点的阐述了哲学的相对独立性。首先,“每一个时代的哲学作为分工特定的一个领域,都具有它的先驱者传给它而以便发展特定的思想资料作为前提”。这是讲哲学的发展有历史的继承性。其次,“经济上落后的国家在哲学上仍然可以演凑第一提琴”。这是说哲学发展和经济发展具有不同步性。一般说来,经济落后的国家,哲学等意识形态也落后。

但是,由于某些历史原因,经济落后的国家,哲学等意识形态在某些时期也居于领先地位。恩格斯以英国、法国、德国为例说明了这一点。

但是,哲学与经济的发展不同步性只是相对的。从总的情况来看,“无论在法国、或是在德国,哲学和那个时代的文学普遍繁荣一样, 都是经济高涨的结果”。“经济发展对这些领域最终的支配作用、是无疑的”。

第三,虽然经济的发展对哲学的产生和发展起着最终的绝对作用,但是这种作用是间接影响的,“而对哲学发生最大的直影响的,则是政治、法律和道德的影响”。这一论断不仅说明,哲学不是各个时代经济关系的直接产物,在哲学和经济关系之间有着政治、法律、道德等作为中介,而且说明,各种意识之间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在诸多其它意识形式中,政治思想等意识形式起着最直接决定的影响。

学而习之主编

                                                                                                                                    2012-7-3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