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共繁荣

世界的繁荣

 
 
 

日志

 
 
 
 

非凡与平凡  

2015-06-23 08:36:05|  分类: 学而习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巴黎圣母院》和《悲惨世界》

雨果的成就是多方面的,而诗歌和小说方面最为突出。他的诗只有一部分译成中文译本,而且在读者中影响具大。所以本文着重谈谈雨果小说的成就。

《巴黎圣母院》是雨果最有代表性的浪漫主义小说。可以说,雨果在《克伦威尔》序中所主张的原则,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小说的情节离奇、富于幻想,有时显得荒诞。

作者写的是五十世纪的巴黎,但他并不追求准确具体描写。对于他来说,重要的是风貌和色彩,而不是细节的真实。小说的情节富于戏剧性,作者极尽夸张虚构之能事。法国贫民女子巴格特的女儿,被过路的吉普塞人偷走,留下一个蜷缩一团的丑陋怪物,他便宜是后来圣母院敲钟的人喀西莫多,而那个被偷走的的法国幼儿便是后来的爱斯美拉尔达。她成了一个吉普塞姑娘。

但这两个交换了位置长大的小孩,长大后又奇迹般的相遇了。不但喀西莫多的主子,一个最不该有男女欲念的人——副主教克洛德*弗罗洛爱上了爱斯美拉尔达,丑人中最丑者喀西莫多也爱上了他。但他二人爱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小说中还描写喀西莫多把被判绞刑的爱斯美拉尔达抢进教堂以及“奇迹王朝”的子民们攻打圣母院的奇异情节。最后是爱斯美拉尔达在死刑之前被生母认出,母女双双死去,喀西莫多将弗洛推下圣母院顶楼和他殉死在爱斯美拉尔达尸体旁的耸人听闻的情节。

雨果的美学观

应该怎样来认识小说的离奇性呢?并不是雨果耸人听闻的癖好。问题在于他的美学观。《巴黎圣母院》中所描写的不过是善良的人在封建制度和教会统治下遭到无幸的迫害和摧残的故事。但是雨果从他的美学观出发,认为只应用夸张的手法,通过表现特异的、富于想象的、色彩强烈的事物,才能更好的反映本质,才能打破那讲究严谨、匀称和死板规律的古典主义教条。

大多数浪漫主义作家都要喜欢描写非凡的、奇异的事物,人物是非凡的,事件也是非凡的,环境也是非凡的。他们用非凡的来同现实的平凡、庸俗和丑陋相对比。在非凡之中,寄托着他们的理想。雨果也是这样。

《巴黎圣旨院》

还突出的反映了作家在《克伦威尔序》中所提出的对照原则,他认为,生活中既然有美有丑,善恶并存,文学艺术中又无权排斥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应用对照的方法把它们都表现出来。他的这种观点在《巴黎圣旨院》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在《巴黎圣旨院》里还有别的各种各样的对照,人物、场面都是用对照的方法加以排写的。首先,以爱斯美加尔达、喀西莫多为代表的下层社会的人民同以弗罗洛、菲比斯为代表的上层社会是对照的;小说中有两个国王,“奇迹王朝”的国王克罗班和法国国王路易十一是对照的;书中有两个法厅,两种审判:“奇迹王朝”的怪厅审判和专治法院大厅是对照的,后者专门把无幸的人们判刑治罪。

另外,人休外貌和内心世界的两个方面的美与丑也是对照的:克西莫多奇丑无比,但有一颗善良的心;菲比斯英俊漂亮,但灵魂无耻。

雨果还把两种爱加以对照:弗罗洛对爱斯美拉尔达的爱是一种罪恶的情欲,当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后,就进行卑鄙的迫害;而喀西莫多的爱则包含有对善与美崇拜和感恩、献身、爱护的成分。

在小说里的两个基本人物爱斯美拉尔达和弗罗洛之间有着明显的对照:爱斯美拉尔达纯洁、善良、无幸但被视为“不洁”和“犯罪”;而灵魂丑恶、充满邪念并在行动上由于陷害无幸真正犯罪的副教授弗罗洛却被认为德行高尚的“圣洁”之士。

水文美学观

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为了使不正义的、残暴的和正义的、善良无幸的两种力量表现得更加突出,而构筑了极富于幻想的色彩的情节,描写夸张性的人物和情势,这全都产生于他的浪漫主义美学观点。对于《巴黎圣母院》这部小说,必须把它作为一部浪漫主义小说来加以理解和评价。

如果用现实的小说的要求来加以理解和分析它,想从中寻找典型环境、典型人物和细节的真实,那将是徒劳的。不过细读起来,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在描写上确有过火之处。

一八六二年,雨果发表了他的最著名的长篇小说《悲惨世界》。在这部小说,雨果把《巴黎圣母院》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浪漫主义抽象性在所减少,而现时主义的成分有所增加。《悲惨世界》是一部现时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作品。小说主人公冉阿并不象浪漫主义文学中那种非凡的英雄或叛逆者式的人物,而是一个普通的劳者。

主人公的选择同许多现时主义小说中的小人物型的主人公有些似。他因偷了面包而被不公正的判服苦役多年。出狱后甚至连找个住处都不可得。法律和社会的不公正使他养成了“为害欲”,他偷了主教家的银器是很自然的。资产阶级的法律一直在迫害他,可以说是迫害了他一生。

作家通过冉阿让、女工芳婷和他的女儿珂赛特的悲惨命运遭遇,愤怒的控诉了资产阶级法律和道德的残忍和不正义。小说中对这些“被侮辱与被损害者”悲惨生活的描写,洋溢着强烈的现时主义精神。

小说中还有不少章节,如对资产者吉诺曼家的日常生活的描写,对修道院的阴冷和与世隔绝的气氛以及对贫民窑破败零落的描绘,还有对巴黎街垒战的描写等,都闪烁着现时主义的光辉。

但是,《悲惨世界》中仍保存了强烈的浪漫主义成分,这也是不容置疑的。小说情节富于浪漫主义色彩,在时显得离奇,而且巧合巧遇很多,如冉阿让从一式两份开释的苦役犯一下子变成了企业家和市长,就有些离奇,好象资产阶级并不重视文化修养和出身似的。作者安排小说所有主要人物都曾到戈尔博老屋“去“巡礼”,很明显是人工制造的巧遇。冉阿让上街垒本巳离奇,而写他背着爱伤的马吕斯从水道逃走,所遇到的人偏偏是坏蛋德纳第,而爬上地面的人又偏偏是沙威,这一切都是离奇的巧合。

另外,冉阿让一生的悲惨遭遇虽然写得比较真实,但是在他的经历中有些描写仍富于浪漫主义色彩。作者富于这个人物以超人的体力,使他能够做出其他人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结果又使这个人物具有了浪漫主义色彩色。

作者赋予这个人超人的体力,使他能够做出其他人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结果又使这个人物有了浪漫主义非凡的特点。如他靠自己超凡的体力从车下救出割风爷爷,从军舰高处的横杠上跳入水中逃跑。带阿赛特翻过高墙入院以及装在棺材里抬出修道院等等情节,都富有浪漫主义色彩。

在人物描写上,也不乏浪漫主义夸张。如米里哀主教和转变后的冉阿都要成了善和仁慈的化身,而德纳第夫则成了卑鄙、下流、无耻的代名词,简直成了恶的象征。

雨果小说有些描写过于夸张,显得不够真实。但是由于雨果笔下人物的特点基本上符合他们的本质,因此,读者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关于雨果浪漫主义的夸张问题,高尔基曾经作过评论。他说:“不错,它有点夸张!但是要知道他的夸张善的因素,用这来证实:人向善的渴望是多么伟大。”(《高尔基选集》第十四卷,第103页)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